主页 > 环境周边 >奇异强摘法国工业之花,购併阿尔斯通电力业务 >

奇异强摘法国工业之花,购併阿尔斯通电力业务

奇异强摘法国工业之花,购併阿尔斯通电力业务

阿尔斯通(Alstom)成立于 1928 年,经营项目涵盖电力、机电、高速铁路,着名的 TGV 法国高速列车就是由阿尔斯通打造;在台湾,台北捷运高运量系统的号誌,也是出自阿尔斯通之手;在中国,阿尔斯通经营的项目包括:三峡大坝的水力发电机组、和谐号 CRH5 型电力动车组、岭澳二期核电站、南京地铁 1 号线及 2 号线列车、北京机场线的全自动信号系统,以及上海地铁的列车与信号系统等等。在能源领域,阿尔斯通在燃气发电涡轮领域,仅次于德国西门子,与美国奇异,是世界第三大厂;而在电网输配系统领域,仅次于德国西门子与瑞士 ABB,也是世界第三大厂。

阿尔斯通不只是历史悠久的法国工业象徵,更可说是法国工业之花,这也是为何当阿尔斯通经营陷入困境时,法国政府于 2004 年大手笔出手 22 亿欧元,买下 21% 的持股,帮助阿尔斯通度过难关,2006 年,法国政府才把持股卖给布依格(Bouygues)集团,稍后布依格集团又继续增加持股,至 2014 年为 29%。

也因此,当 2014 年 4 月底,这朵法国工业之花,突然通知说想要委身给美国人的时候,法国总统欧兰德(Francois Hollande,法语H不发音),以及经济部长阿诺‧蒙提伯(Arnaud Montebourg)既困惑,又不解,更震怒到极点,因而酿成了一场政治风暴。

阿诺‧蒙提伯在 2014 年 4 月 27 日,在法国议会接受质询时,完全表达出对阿尔斯通的愤怒,阿诺‧蒙提伯甚至说:「难道经济部长得在他的办公室装一台测谎机,只因为名列 CAC 40 成分股的大企业执行长,缺乏足够的公共意识,而不事先告知政府(出售给外国的重大决策)?」除了这句非常法国风格的文学式批评,阿诺‧蒙提伯也代表法国政府的立场,强悍的说:「(法国)政府不接受──又有哪一个政府会接受──週五晚上,才被告知『既成事实』,说法国的一朵工业之花,星期日就要卖给别人。」

阿诺‧蒙提伯更严词抨击阿尔斯通的执行长柏珂龙(Patrick Kron),强力批评他一直误导法国政府,让相关部门都以为阿尔斯通没有要出售,他指出:「自二月以来,我(阿诺‧蒙提伯)就一直询问,但每一次柏珂龙,这朵工业之花的主席,都严正否认他有任何与其他公司结盟的计画。」

另一方面,德国工业巨擘西门子,听到两大对手可能合併的消息,也十分紧张,立即提出「拦胡」计画,说德、法可以以「空中巴士模式」合作,打算半路抢婚。

于是,法国总统欧兰德找来奇异(GE)董事长兼执行长杰夫‧伊梅尔特(Jeffrey R. Immelt),要求奇异解释清楚,为何要强摘法国的工业之花,又打算对这朵花怎幺样;同时也找来西门子的执行长 Joe Kaeser 及主席 Gerhard Cromme,讨论相关事宜。法国总统欧兰德坚持要保障法国的就业,也要求购併后阿尔斯通的关键决策仍要由法国这边来进行,更要求要保障法国的能源独立。

法国政府虽然已经没有持股,而且很不幸的,当年股票卖予的对象布依格,就支持奇异的购併行动。不过,这不代表法国政府对阿尔斯通就没有影响力,因为阿尔斯通的两大主要客户分别是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ociété nationale des chemins de fer français,SNCF),与法国电力公司(Électricité de France,EDF),两者都是法国国营企业,阿诺‧蒙提伯表示:阿尔斯通销售核电厂的涡轮机组给法国电力公司的核电厂,可说是「靠公共合约生存」。

阿诺‧蒙提伯还直接写信给奇异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强调任何购併都得经过法国政府同意。

在这幺法国风格的胁迫下,杰夫‧伊梅尔特,以及西门子的 Joe Kaeser 、Gerhard Cromme,乖乖地来到法国,参与这场欧兰德作东的鸿门宴。

但这场政治戏码,也很法国风格的重重提起,轻轻放下,会后,这朵法国工业之花,还是一样流落到奇异的手里,奇异只买下电力与电网部门,留下铁路列车机电部门不动,留给法国人一点面子,虽然电力与电网部门其实佔了阿尔斯通 70% 的营收。伊梅尔特表示,很高兴有机会当面听到欧兰德总统的观点,奇异了解也敬重这些观点,会与欧兰德紧密合作。

事实上,奇异也是法国境内的一大雇主,奇异在法国雇用 1 万 1,000 人,在法国于 2011 年有 78 亿欧元的营收,当奇异给了总统这幺大的面子,经济部长自然接着就改口,说奇异十分配合,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完全的正确」,这场购併案没有问题,双方行礼如仪,一场法国风格的政治戏码照剧本演完了,大家都有台阶下,事情回到原点,只有可怜的西门子白忙了一场。

阿尔斯通目前有 1 万 8,000 名员工,市值约 83 亿欧元,之所以会走上变卖之路,也与法国核电政策走到死胡同有关,由于法国核电佔比已经达到饱和,同时不仅新建第三代核电厂成为巨大钱坑,连同旧电厂的维护费用也节节高升,核电成为难以忍受的包袱,正如同美国拥有最多核电厂的 Elexon 所面临的情况。核电成本垫高使得法国电力公司一直亏损卖电,而酝酿涨价,2014 年 3 月,彭博社报导,法国工业大户起而抗议,要求政府制定批发电价上限,否则到 2015年,法国工业电价将比德国工业电价高出 35%。在种种经济压力下,许多产业分析都认为法国终会不得不逐渐转向,朝欧兰德竞选政见,也就是减核到 50% 的方向靠拢。

身为法国核工业重要一环的阿尔斯通,自然也受到相当的影响,穷则变,变则通,阿尔斯通近年来积极开拓新局,朝分散式能源的时代趋势发展,与 IT 大厂思科(Cisco),以及全球最大自动读表厂商 ITRON 合作,打算以思科的无线 IPv6 技术,开发开放式的智慧电网,用来打进家户分散式太阳能等分散式能源市场,同时,也积极购併许多新创事业,取得许多分散式能源时代的新技术。

然而,电力市场毕竟仍是资本密集的市场,在与满手现金的奇异竞争时,财务不稳定的阿尔斯通往往陷入不利局面,因为客户会怀疑阿尔斯通是否有能力长期完成合约,因此合约往往被奇异或西门子给抢走,另一方面,由于欧洲经济不振,也使得阿尔斯通受到相当的影响,奇异一方面以业务力量将阿尔斯通逼到死角,再端上大笔现金,最后以 135 亿美元股权以及 34 亿美元现金,威胁利诱下,让这朵法国工业之花乖乖就範,连法国总统都只能象徵性的介入。

但这起购併案,对奇异与阿尔斯通来说,可说是双赢。

奇异近年来正积极打造能源帝国,自 2005 年以来,在节能与绿能方面,已经投入 120 亿美元于「绿想」(Ecomaginaion)计画,範围包括效率更高的各式引擎、燃气涡轮、生质燃气发电、废水处理、海水淡化、节水、省电照明,及多项材料科学等,至 2014 年 2 月,奇异 120 亿美元的绿想投资已经得到 1600 亿美元的营收。奇异自 2014 年起,还要再增加投资 100 亿美元以上,到 2020 年,总共要投资 250 亿美元于绿能产业上。

奇异也一样对分散式能源相当重视,2014 年 2 月,奇异发表研究白皮书《分散式能源的崛起》指出:在追求更可靠、更有效率,以及更近端使用用电的国家中,分散式能源极度受欢迎,奇异预言到 2020 年,分散式能源新增发电容量,将占全球总增加发电容量的 42%,为了进入此一发展潜力极大的市场,奇异投入 14 亿美元,开启 4 年计画,建立分散式能源事业,推动分散式能源。

如今奇异买下阿尔斯通电力与电网事业,可说更稳固了在欧洲发展的前进基地,更可以整合阿尔斯通先前研究分散式能源的各种技术。由于目前以德国为首,欧洲各国绿能与分散式能源的风潮正逐渐兴起,吃下阿尔斯通可以帮助奇异遂行打入欧洲市场的重要战略,取得阿尔斯通以后,也能压制奇异在欧洲最大的假想敌:德国西门子。

对阿尔斯通来说,得到奇异的庇荫,有助于走出先前财务不稳的阴影,其先前于绿能与分散式能源方面的研究,与奇异整合,可以发挥更大综效,有助于阿尔斯通的转型再造,这也是欧兰德与其经济部长一旦确认收购案不会影响法国劳工权益与法国的能源独立后,就乐观其成的原因。

无论如何,奇异的这项公司史上最大手笔购併,都揭示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全球能源产业即将进入风起云涌的战国时代。

相关连结

封面图片来源:Alstom

环境周边 178℃ 30评论
奇异强摘法国工业之花,购併阿尔斯通电力业务

阿尔斯通(Alstom)成立于 1928 年,经营项目涵盖电力、机电、高速铁路,着名的 TGV 法国高速列车就是由阿尔斯通打造;在台湾,台北捷运高运量系统的号誌,也是出自阿尔斯通之手;在中国,阿尔斯通经营的项目包括:三峡大坝的水力发电机组、和谐号 CRH5 型电力动车组、岭澳二期核电站、南京地铁 1 号线及 2 号线列车、北京机场线的全自动信号系统,以及上海地铁的列车与信号系统等等。在能源领域,阿尔斯通在燃气发电涡轮领域,仅次于德国西门子,与美国奇异,是世界第三大厂;而在电网输配系统领域,仅次于德国西门子与瑞士 ABB,也是世界第三大厂。

阿尔斯通不只是历史悠久的法国工业象徵,更可说是法国工业之花,这也是为何当阿尔斯通经营陷入困境时,法国政府于 2004 年大手笔出手 22 亿欧元,买下 21% 的持股,帮助阿尔斯通度过难关,2006 年,法国政府才把持股卖给布依格(Bouygues)集团,稍后布依格集团又继续增加持股,至 2014 年为 29%。

也因此,当 2014 年 4 月底,这朵法国工业之花,突然通知说想要委身给美国人的时候,法国总统欧兰德(Francois Hollande,法语H不发音),以及经济部长阿诺‧蒙提伯(Arnaud Montebourg)既困惑,又不解,更震怒到极点,因而酿成了一场政治风暴。

阿诺‧蒙提伯在 2014 年 4 月 27 日,在法国议会接受质询时,完全表达出对阿尔斯通的愤怒,阿诺‧蒙提伯甚至说:「难道经济部长得在他的办公室装一台测谎机,只因为名列 CAC 40 成分股的大企业执行长,缺乏足够的公共意识,而不事先告知政府(出售给外国的重大决策)?」除了这句非常法国风格的文学式批评,阿诺‧蒙提伯也代表法国政府的立场,强悍的说:「(法国)政府不接受──又有哪一个政府会接受──週五晚上,才被告知『既成事实』,说法国的一朵工业之花,星期日就要卖给别人。」

阿诺‧蒙提伯更严词抨击阿尔斯通的执行长柏珂龙(Patrick Kron),强力批评他一直误导法国政府,让相关部门都以为阿尔斯通没有要出售,他指出:「自二月以来,我(阿诺‧蒙提伯)就一直询问,但每一次柏珂龙,这朵工业之花的主席,都严正否认他有任何与其他公司结盟的计画。」

另一方面,德国工业巨擘西门子,听到两大对手可能合併的消息,也十分紧张,立即提出「拦胡」计画,说德、法可以以「空中巴士模式」合作,打算半路抢婚。

于是,法国总统欧兰德找来奇异(GE)董事长兼执行长杰夫‧伊梅尔特(Jeffrey R. Immelt),要求奇异解释清楚,为何要强摘法国的工业之花,又打算对这朵花怎幺样;同时也找来西门子的执行长 Joe Kaeser 及主席 Gerhard Cromme,讨论相关事宜。法国总统欧兰德坚持要保障法国的就业,也要求购併后阿尔斯通的关键决策仍要由法国这边来进行,更要求要保障法国的能源独立。

法国政府虽然已经没有持股,而且很不幸的,当年股票卖予的对象布依格,就支持奇异的购併行动。不过,这不代表法国政府对阿尔斯通就没有影响力,因为阿尔斯通的两大主要客户分别是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ociété nationale des chemins de fer français,SNCF),与法国电力公司(Électricité de France,EDF),两者都是法国国营企业,阿诺‧蒙提伯表示:阿尔斯通销售核电厂的涡轮机组给法国电力公司的核电厂,可说是「靠公共合约生存」。

阿诺‧蒙提伯还直接写信给奇异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强调任何购併都得经过法国政府同意。

在这幺法国风格的胁迫下,杰夫‧伊梅尔特,以及西门子的 Joe Kaeser 、Gerhard Cromme,乖乖地来到法国,参与这场欧兰德作东的鸿门宴。

但这场政治戏码,也很法国风格的重重提起,轻轻放下,会后,这朵法国工业之花,还是一样流落到奇异的手里,奇异只买下电力与电网部门,留下铁路列车机电部门不动,留给法国人一点面子,虽然电力与电网部门其实佔了阿尔斯通 70% 的营收。伊梅尔特表示,很高兴有机会当面听到欧兰德总统的观点,奇异了解也敬重这些观点,会与欧兰德紧密合作。

事实上,奇异也是法国境内的一大雇主,奇异在法国雇用 1 万 1,000 人,在法国于 2011 年有 78 亿欧元的营收,当奇异给了总统这幺大的面子,经济部长自然接着就改口,说奇异十分配合,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完全的正确」,这场购併案没有问题,双方行礼如仪,一场法国风格的政治戏码照剧本演完了,大家都有台阶下,事情回到原点,只有可怜的西门子白忙了一场。

阿尔斯通目前有 1 万 8,000 名员工,市值约 83 亿欧元,之所以会走上变卖之路,也与法国核电政策走到死胡同有关,由于法国核电佔比已经达到饱和,同时不仅新建第三代核电厂成为巨大钱坑,连同旧电厂的维护费用也节节高升,核电成为难以忍受的包袱,正如同美国拥有最多核电厂的 Elexon 所面临的情况。核电成本垫高使得法国电力公司一直亏损卖电,而酝酿涨价,2014 年 3 月,彭博社报导,法国工业大户起而抗议,要求政府制定批发电价上限,否则到 2015年,法国工业电价将比德国工业电价高出 35%。在种种经济压力下,许多产业分析都认为法国终会不得不逐渐转向,朝欧兰德竞选政见,也就是减核到 50% 的方向靠拢。

身为法国核工业重要一环的阿尔斯通,自然也受到相当的影响,穷则变,变则通,阿尔斯通近年来积极开拓新局,朝分散式能源的时代趋势发展,与 IT 大厂思科(Cisco),以及全球最大自动读表厂商 ITRON 合作,打算以思科的无线 IPv6 技术,开发开放式的智慧电网,用来打进家户分散式太阳能等分散式能源市场,同时,也积极购併许多新创事业,取得许多分散式能源时代的新技术。

然而,电力市场毕竟仍是资本密集的市场,在与满手现金的奇异竞争时,财务不稳定的阿尔斯通往往陷入不利局面,因为客户会怀疑阿尔斯通是否有能力长期完成合约,因此合约往往被奇异或西门子给抢走,另一方面,由于欧洲经济不振,也使得阿尔斯通受到相当的影响,奇异一方面以业务力量将阿尔斯通逼到死角,再端上大笔现金,最后以 135 亿美元股权以及 34 亿美元现金,威胁利诱下,让这朵法国工业之花乖乖就範,连法国总统都只能象徵性的介入。

但这起购併案,对奇异与阿尔斯通来说,可说是双赢。

奇异近年来正积极打造能源帝国,自 2005 年以来,在节能与绿能方面,已经投入 120 亿美元于「绿想」(Ecomaginaion)计画,範围包括效率更高的各式引擎、燃气涡轮、生质燃气发电、废水处理、海水淡化、节水、省电照明,及多项材料科学等,至 2014 年 2 月,奇异 120 亿美元的绿想投资已经得到 1600 亿美元的营收。奇异自 2014 年起,还要再增加投资 100 亿美元以上,到 2020 年,总共要投资 250 亿美元于绿能产业上。

奇异也一样对分散式能源相当重视,2014 年 2 月,奇异发表研究白皮书《分散式能源的崛起》指出:在追求更可靠、更有效率,以及更近端使用用电的国家中,分散式能源极度受欢迎,奇异预言到 2020 年,分散式能源新增发电容量,将占全球总增加发电容量的 42%,为了进入此一发展潜力极大的市场,奇异投入 14 亿美元,开启 4 年计画,建立分散式能源事业,推动分散式能源。

如今奇异买下阿尔斯通电力与电网事业,可说更稳固了在欧洲发展的前进基地,更可以整合阿尔斯通先前研究分散式能源的各种技术。由于目前以德国为首,欧洲各国绿能与分散式能源的风潮正逐渐兴起,吃下阿尔斯通可以帮助奇异遂行打入欧洲市场的重要战略,取得阿尔斯通以后,也能压制奇异在欧洲最大的假想敌:德国西门子。

对阿尔斯通来说,得到奇异的庇荫,有助于走出先前财务不稳的阴影,其先前于绿能与分散式能源方面的研究,与奇异整合,可以发挥更大综效,有助于阿尔斯通的转型再造,这也是欧兰德与其经济部长一旦确认收购案不会影响法国劳工权益与法国的能源独立后,就乐观其成的原因。

无论如何,奇异的这项公司史上最大手笔购併,都揭示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全球能源产业即将进入风起云涌的战国时代。

相关连结

封面图片来源:Alstom

热门产品